海南飞鱼哪个台直播
當前位置:首頁 > 全球 > 正文

中國如何解局中東外交戰略2015-12-12 11:21:20 | 編輯: | 查看: | 評論:0

或許誰都難以料到,2015年的中東局勢竟然會變得如此撲朔迷離。

中東地區向來是“幾家歡喜幾家愁”。美軍撤出后,伊拉克國內局勢并未趨于穩定,再加上敘利亞深陷內亂,給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可乘之機。本就如火藥桶般的中東地區,再結合恐怖勢力的興風作浪,使得中東變局成為難破的僵局。

近日,在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舉辦的研討會上,與會學者就當前中東地區的變局、反恐形勢以及中國中東外交戰略的構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與會學者均認同,當前中東地區“治亂并存”的局面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研討會上,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發布了《中國中東外交戰略構建研究》報告,為中東地區吸取世界“正能量”,實現地區穩定與國家平穩轉向獻策。

            

治亂并存的中東

盤點2015年中東形勢,既有欣喜之處也有新的棘手難題冒出。

比如,僵持了數十年的巴以問題依舊難產,專家認為,巴以雙方仍陷入“打擊—報復”的歷史循環,好在包括中國、美國等相關國家的中東問題特使仍斡旋其中,堅持“和談”是解決巴以沖突的唯一出路。

與巴以和談的艱難推進相比,今年下半年,延續了12年的伊朗核問題終于取得了歷史性突破。“與世隔絕”多年的伊朗開始百廢待興,走上趨于正常的經濟發展道路。

伊朗核問題六國(美、英、法、俄、中、德)與伊朗在7月14日終于達成全面解決伊朗核問題的協議。根據協議,伊朗在做出妥協之余,西方國家也已開始分階段解除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總統魯哈尼甚至在11月中下旬親赴歐洲“招商引資”。

不過,中東普遍被認為是失序、動蕩與穩定、發展并存之地。一些老問題取得進展的同時,新的矛盾又潛滋暗長。

今年夏天,歐洲受到了史無前例的難民潮沖擊,而這些難民多來自敘利亞。

敘利亞危機的根源可以追溯到2011年敘政府與反對派之間爆發的沖突。隨后,沖突愈演愈烈,并將美、歐、俄等主要大國和地區牽扯其中。

在敘利亞問題上,美國一直主張要推翻巴沙爾政權,而俄羅斯對巴沙爾政權則采取支持態度。美國和以色列等國與俄羅斯、伊朗等國近年來在敘利亞問題上角力不斷,互不相讓。

自去年6月起,ISIS又趁敘利亞內亂、美軍撤離伊拉克之后的戰略真空期迅速壯大,孳生于伊拉克北部摩蘇爾并迅速在伊北部、西部和敘利亞境內擴張肆虐。

除了在敘境內制造慘絕人寰的屠殺外,ISIS又把觸角深入美歐腹地,制造了巴黎版“9·11”事件,還蓄意擊落俄在埃及的客機,也是12月2日美國加州槍擊案的罪魁禍首。

面對如此斑斑劣跡,最新消息顯示,英法德等國家都已加入此前以美俄為主的針對敘境內ISIS勢力的空襲。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研究員孫德剛認為,美軍撤離后,中東開始陷入多極化局面,而原本作為地區支點的國家很難再提供包括安全、經濟合作等在內的公共產品。

同時,孫德剛指出,中東地區碎片化、缺乏認同的現象日趨明顯,不僅是敘利亞和也門等動蕩國家表現出低下的治理能力,地區內相對穩定的國家治理情況也不容樂觀。

在孫德剛看來,由于中東地區社會問題外溢,導致恐怖勢力與反恐、宗教派別間的矛盾以及域外大國紛紛介入進行博弈的三大矛盾尤為突出。

俄羅斯高調介入中東

11月底當土耳其擊落一架俄戰機時,再度為本就焦頭爛額的中東局勢“火上澆油”。

表面看似俄土直接沖突對抗,實則代表了北約、美歐與俄羅斯之間矛盾的又一次激化。自烏克蘭危機后,美歐至今仍未放松對俄制裁。

有學者認為,土耳其看似莽撞的舉動,實則進一步夯實了俄羅斯重返中東、介入中東亂局的基石。

此前,俄羅斯9月底率先對ISIS進行空襲時就發出了明確的信號。上海社科院上合組織研究中心副秘書長李立凡指出,2015年年末,俄羅斯在中東的博弈將成為撬動中東格局的變量。

俄總統普京12月4日發表的2015年國情咨文演說中,一次都沒有提到“美國”、“歐盟”和“烏克蘭”,而是強調了“敘利亞”和“土耳其”。有美國媒體解讀稱,俄在敘利亞的行動鞏固了敘總統阿薩德的地位,并確定俄羅斯在和平進程中的關鍵地位,普京“得分,領先美國”。

李立凡認為,俄高調介入中東主要目的在于爭奪政治利益、軍事存在、能源合作以及國際話語權。具體而言,俄在中東的核心利益,首先是通過對巴沙爾政權的支持,維持普京在中東地區的戰略生存。

其次,通過提供石油開采等方面的技術支持,俄將加強與伊朗的能源合作;再者,推進俄在中東地區的外交攻勢,比如目前在輿論上指責土耳其為ISIS的“幫兇”,并間接對土實施報復。

不過,李立凡表示,一些俄羅斯學者認為,鑒于俄自身經濟情況不佳,再加上目前空襲敘利亞日均消耗400萬美元,俄在敘利亞的影響最多持續到明年5月,而且俄地面部隊也不可能進入敘利亞。

中國的中東戰略怎么走

面對紛繁復雜的中東局勢,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外交政策所所長李偉建在介紹《中國中東外交戰略構建研究》報告時指出,中東是中國開展大國外交的舞臺,也是中國開展大國外交必須倚重的戰略支點。

李偉建認為,在當前新的歷史條件下,中國既要從戰略高度看待中東對于中國的重要性,也要深刻認識中國地緣政治的復雜性、多變性與可塑性,理解大多數國家或地區在轉型中對自身價值的內在追求,主動塑造與中東國家的新興關系。

李偉建強調,從國際層面來看,美國中東戰略調整、重點東移已成定勢,這也促使中東地區向世界開放,為中東政治向多元方向轉型提供可能;從中東層面看,地區國家正漸次進入全面轉型時期,盡管沖突與各種勢力博弈是現階段的主要特征,但穩定與發展終將成為主旋律;從中國與中東關系層面看,盡管地區動蕩持續,甚至一些國家發生政權更迭,但并未使中國與中東關系受到根本影響。

因此,報告認為,中國的中東外交戰略之一便是要建立相對穩定的與中東國家關系的總架構,避免卷入地區矛盾,支持和平對話解決爭端。并且,應該嘗試選擇1~2個中東地區國家為重點,讓其從發展對華緊密關系中明顯獲益,以產生令周邊國家稱羨的擴散效應,顯著提升中國在中東的影響力。

其次,報告指出中國應加強與中東國家安全合作,確保中國在中東的合法利益。其中既包括能源安全、商品、勞務等物質利益,還應包括國家安全、國家形象、政治和文化影響力等無形利益。再者,構建中國在中東問題上的國際話語權,尤其是議題設置方面的權力。

此外,李偉建也強調,還要關注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在中東的推進,培養地區國家對“一帶一路”戰略的知曉度和認知度,防止不切實際的要求與幻想。

上一篇:在這些國家買槍有多容易? 奧地利只要登記即可 COP21:基礎四國敦促發達國逐步擴大資金支持下一篇:

?
海南飞鱼哪个台直播 球探体育比分免费下载 河北时时平台哪个好 体彩电子投注单下线 北京pk赛车是不是真的 期期精准三肖六码 抢庄牛牛赢现金 快3大小单双技巧十大绝招 手机棋牌二人麻将 博王娱乐 倍投稳赚 到伽蔻九一捌0七四